陌晓烟云雾隐村

吃all叶,all江,不吃叶攻,如果两个凑在一块er吃江叶,全职脑残粉,请不要侮辱原著及角色谢谢;吃爆轰,只要轰右都吃;吃all白起,对,恋语白起;cp洁癖,暴躁老哥,易炸毛,废话特多,怼江600,jq亲友不服请怼

轰养了一只猫。

它很会炸毛,脾气暴躁
轰如是说到

准确来说是个人
爆豪如是补充。

轰结束了一次任务,恰好听到了暗恋的人请长假的消息。轰挺纳闷,好好的人怎么请长假,不像是他的作风。
碰巧在回家的路口踢倒了一只纸盒子,传出一声恶狠狠的猫叫。里面是一只橘猫,龇牙对他嘶叫。
挺有意思,有点像啊……
轰这么想着,也就抱起纸盒子回家了。

爆豪结束了一次任务,恰好炮灰先生不死心的用了一次个性,据说是一种叫兽化的个性
…………
哦吼,完美,老子变成猫了,真鸡掰有意思
爆豪极为淡定的想着
然后就用非常不方便的猫爪打开手机请了个假。
幸好没和半边混蛋一样用指纹解锁
爆豪胜己先生今天也嫌弃自己喜欢的人了呢。

老子只是去找个住处而已,才不是去找半边混蛋
于是爆豪去了轰家门口坐着了。

于是从今天开始,英雄焦冻家里多了一只猫,英雄爆杀王换了个住处。
皆大欢喜

一人一猫生活的还算融洽。

咔猫天天趴在沙发上装作什么事都无所谓的大爷样,其实耳朵竖得像天线,暗戳戳的监听英雄焦冻的生活。
啊,今天又是哪个混蛋和半边混蛋打电话了
真好,老子喜欢的人天天和别的男人打电话
让我看看是哪个倒霉蛋
【等我变回来就把你们都揍一遍jpg.】

这只猫不吃猫粮喜欢吃辣,经常暴躁而且叼我裤腿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

脑回路清奇的轰焦冻先生陷入了沉思。最终从他一堆外来物种基因突变的脑洞里选了一个不那么奇怪的――生病了。
话说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吧……

于是轰去网上查了资料,据说阉了的猫会比一般同类活的长久些。
轰面色复杂的看看咔猫,去客厅找电话了。

爆豪觉得胯下一凉。

终于在惨剧发生的前一天,,爆豪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。
在轰去冲澡的时候,爆豪凭借猫身体的灵活性跳上了书桌。
其实猫的身体也没什么不好的
爆杀王先生如实想到,于是美滋滋的看向屏幕

“阉了的猫更加长寿”
??
我收回前面那句话,就当是在放屁。
爆杀王先生如是撤回,甚至冷酷的加上句号。

是老子太纵容这个半边混蛋了吗?还想阉了老子??
咔猫觉得不去教训一下就不太符合自己人设,于是迈着坚定而又愤怒的步伐走向了浴室。

擦着头发的轰焦冻先生转过身,看见自家猫朝自己走来,于是抱起张牙舞爪的猫,人脸对猫脸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轰刚想抱着咔猫回房间,突然手臂一重,手上的橘猫忽然变成了人,黄发的青年压在他身上。

“诶?”

“听说你要切老子蛋蛋,啊?”

“啊……”

轰现在有点慌,毕竟被喜欢的人知道自己想切他蛋并不是什么好事,即使他在几分钟前才知道这是爆豪。

“你他妈要是切了谁给你幸福?”

事情总是反转的出乎意料。
轰还没感慨这句千古名言,就被爆豪按在地上来了个深吻。

【接p2】

TBC

“赏金猎人与猎物”

大逃杀开始了












虽然我是个沙雕选手

但是这个事情真是很让人生气,

这个梗倒是想写,以及,码了一半肉又搞出这种事就真是体验极差了……

不管如何,我写我的,我看我的,我炖我的,你举报你的,ok?咱互不干扰

酷一点,帅一点,与世无争一点

一杯卡布奇诺

小巷尽头的转角处,有一家咖啡店。


咖啡店的主人是个年轻人,半红半白的发色,右脸处有一处烫伤。他似乎是失去了以前的记忆,只记得自己叫什么,一些零散的片段,和另一个人模糊的身影。


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他只知道,他爱他,他也爱他。

他们是恋人。


这是一家特别的咖啡店,你可以用自己的故事来换咖啡。


上个月,一个孩子来了,他讲了自己关于英雄的梦想。

但他父亲不支持他,不允许他去做。


于是,年轻人给他了一杯拿铁。


这个月初旬,一位中年人人来了,他讲了他的事业与家庭。

但他是个同性恋,社会排斥他。


然后,年轻人为他调制了一杯玛奇朵


上星期,一位老人来了,他讲了关于自己和伴侣的爱情。

但他的爱人去世了,他总是忘记。


最后,年轻人呈上的是一杯摩卡


门上的铃铛轻快的响了两声,进来一个穿着风衣和牛仔裤的黄发的男人。


“请问我能帮你些什么么?”店主轰焦冻问道


“一杯美式冰咖,谢谢”黄发男人顿了一下,小声说了谢谢。


美式咖啡做起来很简单 就是三分之一杯Esprssso加上三分之二杯水,咖啡味道淡、颜色浅,微酸微苦。


咖啡被推到男人面前


“我能在这里倾诉我的故事是吗?”男人轻笑一声,用指节敲敲桌子。


“您请便”


男人踌躇了一下,淡淡开口:“我是个有着个性的英雄,在战斗中我丢失了我的爱人。”


“是前年那一场个性战争么?”


“是的”


“真是惨烈,请允悲”


“我们是雄英高校的学生,战争的前几年刚毕业并获得英雄执照。毕业那天我告的白”


“那还真是浪漫呢”


黄发的男人给他讲了他和他恋人高中的事,在下午三点离开了。


轰托着下巴,看着这位既讲了故事又付了咖啡钱的奇怪客人慢慢离去。


闭上眼睛又一次翻看以前的模糊记忆,其中一个片段逐渐清晰起来。


他看清了自己手中紧紧握住的卡片,那是一张英雄执照,上面是他的照片和信息。


“原来我也是英雄么?”

轰略略思考,联想到刚刚那位客人。也许自己曾经见过他,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。


轰没想太多,只当是碰巧恢复了一点记忆。


第二周,那个男人来了,他讲了自己和他爱人日常的生活,两位职业英雄当然很忙,在家和事务所之间来回奔波。

轰焦冻看清了自己记忆片段中奔向的那个地方,是一幢公寓,很温馨。


第三周,那个男人又来了,他讲了战斗的惨烈,他和他的爱人一起坐在废墟下方处理伤口。

轰焦冻看清的是自己的手为一个人包扎,两个人的手上满是尘土血迹
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,那个男人每周都来讲述,轰焦冻也恢复了一些记忆,但他仍不知道他的爱人是谁,长什么样子。


店门口的照常在周日下午响了几下,黄发男人走进来坐下,照常的一杯美式咖啡。

意外的是,逐渐熟络的男人像第一次进来那样,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讲今天份的往事。


“最后一场战斗,我们击退了敌人,同时也失去了他。”


“他被敌人偷袭重击头部后被传送走了”


“我想拉住他,但我没有够到”


“那场战斗我们赢了,把敌人清理干净了,但是我也找不到他了”


“到现在为止,他还是没有音讯。”


轰罕见的没有礼貌性出声安慰,他在自己的记忆里寻找最后一幅画面。


他看见一双手向他伸过来,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,周围是爆炸声,坍塌声,这道声音仿佛混入其中,分辨不清。


等轰回过神来,男人已经走了,一如既往的留下了咖啡钱。


夜晚的小巷一片寂静,轰安静的躺在床上,大片大片的记忆朝他涌来。


毕业时的告白


忙碌的甜蜜


受伤时互相舔舐


最后,他听清了那句话――


“半边混蛋!你给老子回来!”


“你别走”


眼前豁然开朗,一切变得清晰


毕业时校门口红着的那张脸


给他做饭时嫌弃又继续动手的那个人


给他包扎伤口的那双手


全部在最后一个片段中浮现。


轰从床上坐了起来,轻笑了一声,目光投向窗外。


又一个周末,爆豪像平常一样走向咖啡馆,却意外看到了“今日休假”的牌子。


他刚想离开,背后传来一人的声音


“先生来了不进店坐坐么?”


“你今天不是要休假吗?”


“不,是特殊供应”


青年靠在门框边,暖煦映着人的脸侧


“能和我共享一杯卡布奇诺么?爆豪胜己先生?”


“当然,半边混蛋。”


稍稍解释一下吖――


摩卡:随心


拿铁:甜蜜


玛奇朵:温柔


卡布奇诺:我爱你


LOFTER处女文,

也是我第一次写文,

不好见谅,我努力改,

如果ky,抱歉,左上角转弯,慢走不送

新人文手,主沙雕文风


最后,我爱爆轰,谢谢